您现在的位置: 范文先生网 >> 范文大全 >> 剧本大全 >> 正文

【剧本】《百姓院长》

时间:2018/4/8栏目:剧本大全

  剧本】《百姓院长》

  ■ 临窗对雨

  故事梗概:

  王联江是南委泉卫生院院长,在为乡亲们看病当中,只要谁有困难他总是热情帮助,为此卫生院一度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。员工埋怨,家人反对。石三女是村里的孤寡老人,大宝是村里的一位贫困户,以及许多的乡亲们都得到了王联江热情的关照。王联江的侄子王海文是个即将毕业的医学院学生,联江院长他毕业后回到农村,但是他一直不肯,由此与伯父产生了矛盾。终于在王海文探亲期间,为其亲戚下乡治疗过程中,受到感动,最后决定返乡。

  王联江:46岁左右,南委泉卫生院院长。

  王亚玲:43岁左右,王联江的妻子。南委泉卫生院一名主治医生。

  王海文:24岁左右, 王联江侄儿。

  刘梅:22岁左右,王海文的女友。

  石三女:北委泉村孤寡老人

  大宝:35岁左右,小英的父亲。

  大宝媳妇:34岁左右,农村妇女。

  群众演员若干。

  场景一、医院门诊,早上。

  王联江正给一个患者看病的时候,村里的大宝和人抬着他爹从诊室外走了进来……

  大宝:王联江!这是你做下的好事!你看!你把我爹看成啥样了?

  王联江:怎么啦?怎么啦?他说着就急忙朝王大宝的父亲跟前走去…

  大宝:怎么啦?我差点叫你给看死,现在不能动了,话也不会说了,你说这事咋办?

  这时,南委泉卫生院外面一下子聚集了很多乡亲……

  王联江用手摸了摸老人的脉相说:老叔,老叔。大宝的父亲眼珠微微转动了一下,就是不吭气。

  王联江朝后边的医生说:去拿出病历,我看看

  王联江拿着病历,琢磨了一会,自言自语道:不会这样呀?你爹得的是咳嗽病,我们只用了点==药,怎么能出现这样的问题呢?

  医生甲:不会的,这个大宝是来讹人的。

  王联江:不要说了,马上汽车把大叔送往县里的医院。(转向大宝)如果是我们的问题,我们会承担一切责任的。

  这时,大宝爹突然从担架上坐起来,我不去?

  大宝急忙扑过去,按下他爹说:爹,刚才在家你一点也不能动,现在怎么?……

  大宝爹:我说不来吧,你听上你媳妇非来不可,王联江是个好人呀,我们不能埋良心呀,说着下了担架。

  围观的群众一片哗然。

  人群里的石三女说: 你赶紧把你爹抬回去,你爹自得病到现在,你俩在你联江哥这儿欠的钱还少吗?做人要有良心啊!

  大宝石:石三女!你甭说话,我知道,王联江一直照顾你, 你肯定是向他说话!

  石三女:娃呀!话可不能这么说,你没病的时候,经常到我屋里坐,一坐就说起你联江哥,你爹给我说,光你俩给他看病,在你联江哥这儿就欠了将近三千多块药费,咱穷是穷,可不敢把明白装到肚里拿糊涂跟人说呀!

  大宝石:我咋糊涂了? 差点把我爹治死!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儿,只能怪他水平不行!说着朝他爹说:快躺下,早上还不能动呀。

  人群里一片笑声,大宝他爹瞅了大宝一眼,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,你闹吧,我要回家了。说着愤然离去。

  王联江:既然你俩不讲理,那就随你办,你想咋就咋!

  大宝石:不说咧,见是村里乡亲,我也不想把事情弄大,是这,你把我爹看病时欠的两千六百元账钱除了,我们的事也就算了了!

  王联江:说的好听!我王联江在乡里给人看了二十年的病,你在乡里打听打听,我是不是追着人家屁股后面要账的那种人?你今天要不是这样对我,你给你爹看病的药费咱好说,哪怕只收个药品成本都行,可是,没想到你今天这种形气……药费一分也少不了,你只要不怕村里人笑话,想咋弄就杂弄去!

  大宝石一听这话,扑嗵一下跪到王联江跟前哭着说:哥!你甭生气了,这全都是我媳妇逼我的,早上我爹就跟我吵架,说欠的药费一分钱也不能少,可我媳妇就是不行,逼着我后来没办法才想了个这!

  周围的乡亲们听了大宝石这么一说后都笑开了…

  大宝石:哥!我知道我爹的病是你给看好的,但是,一来咱确实没钱,二来是我那不成器的媳妇,哎!这下让乡亲们把我的笑话看美咧!

  王联江走到大宝石跟前,双手把他扶起后:大宝石!村里人常说你是不是人,不讲理,但是通过你给你爹欠钱看病这事也能看出来,你是孝子!咱穷是穷,可不能跟人胡说呀!今儿这事我不会记在心上,药费的事你俩也甭急,几时有几时还!

  场景二:早上。 卫生院里

  大宝媳妇怀着大肚子领着女儿小英走进来了 …

  大宝石媳妇受里拿着盒子药一进门就提高了嗓子说:院长!你看咋办?昨天在你这买的药是假药 !

  王联江:凭白无顾的说我们的药是假药?你凭啥?

  大宝媳妇:凭啥?就凭这药盒子,我闺女跟她爹昨天下午来卫生院买药,没想到都过了一月多你还记仇?给我闺女开的假药!结果吃了药后屁事不顶,咳嗽的就跟敲锣一样,你说你这不是害人嘛!

  王联江:大宝媳妇!你再甭胡搅蛮缠咧!我的药都是从县药材公司进的咋会有假?大宝昨天带闺女来看病的时候我就说要给孩子打针,可大宝说买些药就行了,孩子扁桃体的炎症已经很重了,吃药见效慢!

  大宝石媳妇说:你是医生,当然话都叫你说了,反正就这闺女,要钱我没有,还得给她把病看好,你看着办!

  王联江走到跟前:小英!喉咙疼不?

  小英吃力的点了点头。

  大宝石媳妇:昨天晚上一整夜就咳嗽个没停,声音跟敲锣一样,还发烧!

  王联江:那你当时就要把闺女引来看啊!弄不好引起肺炎就麻烦了!

  小英她妈:那不是天黑嘛!怕麻烦你……

  王联江:那有啥麻烦的?记着,以后要是有啥,不论啥时候你来我们卫生院,什么时候都有人值班。

  大宝媳妇得胜似的点了点头。

  王联江从小英胳膊底下取出温度计一看:你看!你看!把闺女烧成啥样子咧?39度8,难怪闺女精神不好,得打吊针!

  大宝石媳妇:行!你说咋弄就咋弄!反正我没钱!

  王联江:娃都烧成这样子了,还钱呀钱的,你还有良心么?这回给小英看病我一分钱都不要!从我工资里扣除。

  王联江示意大宝媳妇把小英扶到旁边放着吊瓶架子的板凳上坐着,然后,王联江从药架上拿下了一瓶葡萄糖注射液,并且给里面有添加了一些药剂……

  场景三:大宝家。中午。

  大宝媳妇:大宝!我今儿把王联江那个东西整美了,最后他给咱小英看病一分钱都没要…

  大宝:以后不要那样了,联江哥可是咱村的大好人!

  大宝石媳妇:啥好人!哼!当医生的就没一个好人!

  场景四:傍晚,王联江家。

  王联江的侄子王海文从市里医专回来了,还领着和他在学校上学的女友刘梅。王海文在卫校已经上了三年学了,今年面临着毕业,他很想留在城市里工作,但是他的想法却遭到联江的强烈反对,联江当初把他送到长治卫校上学就是为了给南委泉卫生院培养人才。

  王海文:叔!今儿一进村就听说大宝把他爹抬到咱医院了,到底咋回事嘛?

  王联江:没啥!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,就甭再提咧!王海文!今年你就毕业了,毕业后先在城里的医院里找份工作锻炼锻炼,然后就回来,啊?

  王海文:叔!我和刘梅都商量好了,我们想留在城里,城里的医院大,设备全,我们在那里才有发展,才会有前途!

  王联江:啥有前途啥没前途?你小子在城里待了三年把姓啥都忘哩?

  王亚令:你少说几句!(看着旁边的刘梅)又说:人家刘梅第一次到咱家,你看你叔侄俩,一见面就吵!不嫌人家笑话!

  刘梅在一旁赶忙说:王海文!你再甭犟嘴了,惹叔生气!  王亚令:刘梅!甭见笑!吃菜!

  说着,王亚令把一筷头菜夹到了刘梅的碗里。

  刘梅含蓄的笑了笑……

  王海文:回到家里能有啥好的?都是农村人看病不挣钱不说还老欠账,你还记得那次吗?那次咱村孩子闹流感,你将近一个月时间没睡过囫囵觉不说,最后流感是给治住了,结果你却收了一大堆看病留下的欠条,后来连进药钱都困难了!你忘啦?

  王联江:无论咋样你得给我回来,你爹这几年的身体越来越差,卫生院里也没个看脑中风好医生,现在县卫生局赵局长提倡的就是要办"百姓医院,特色医院",听了赵局长的话,我们南委泉医院就是办一个"中风"专科,这样乡里的人看病就不用出远门了,看病的费用就少了,你出去学的就是脑中风专科,如果你不回来的话,那村里的中老年人看病就又得往十多里外的县市医院跑,再说了,还有临村……咱是农民,咱不给咱农民看病给谁看啊?亏你说得出口!

  王海文:再咋说我就是不想回农村!

  王联江见侄子还那么说便十分生气:你敢!你要是待在城里不回来就永远甭回来,我就当没你这侄子!

  王亚令说:看看看!你又生气,你不知道你的心脏和胃都不好?

  王联江:管它的呢!自己的侄儿都不想回来,怎么能留下好医生。

  外面的夜色渐渐沉了下来……

  就在这时,外面又有人叫了。来人是仟仵村的一个大约有三十多岁的男人。

  他一进门就说:王院长!我那老二下午在村里耍摔交,结果把胳膊弄掉了,麻烦你去瞧瞧!

  王联江:你是仟仵的吧!咋这么不小心呢,小孩玩耍大人要操心哩!走!咱这就走!

  王海文:叔!天黑了,我陪你去吧!

  王联江:你?我雇不起!

  王亚令:天都黑了,就叫海文开上医院的车给你去吧。

  王联江:不用了,让他在家里想想吧。

  王联江匆忙地走进诊室,提上药箱后就坐上那男的摩托车走了……

  场景五:晚上,诊室里。

  王海文指着诊室的摆设说:刘梅!你看看!农村的卫生院就是这个样子,够简陋吧!

  刘梅说:听我妈给我说过,他们医院曾经好几次到山区搞义诊活动,她说农村的医疗条件很差,今天亲眼见了,除了感觉有些简陋外,我其实还是蛮喜欢的!(www.gzhuikang.net)农村医生都是上门去看病吗?

  王海文:大多情况下是这样的,小病不会到医院来,大病没法子了才勉强住院。

  刘梅:那你毕业后打算回来不?

  王海文:咱俩不是都说好了,你看,就这么个小卫生院,在农村看病能有啥出息?

  刘梅:刚才听了你叔的话,他讲的也蛮有道理!

  王海文:我看你被我叔说动了,咋?你愿意到农村来?

  刘梅:其实来农村才能真正锻炼自己,这是我第一次来你家看到你叔给人看病时的感觉。

  王海文:那好!你去哪我就跟你到哪儿,你来农村我就跟你回来!

  场景六:早晨,王联江在办公室。

  当王联江正在整理办公桌的时候,来了个人是个催药款的,是县城里一家药品批发公司的业务员,名字叫张明方。

  王联江:小张!来了!

  张明方:王院长!那笔欠款能不能今天帮我结了?公司里要做账呢!

  王联江:小张!我知道,这么远的路让你空跑几回了,实在对不起!可是也请你理解我,再缓一段时间行不?

  张明方:不是我不愿意给你缓,实在是缓不过去了我才来的,我就弄不懂了,王院长!你们看病挣的钱都用到哪去了?

  王联江:不瞒你小张说,我们卫生所,不但不挣钱有时还贴赔钱呢,咱农村人的日子都过的紧张,看病当时没钱就得欠着,不能因人家没钱就不给看,你说是不是?就这样,越欠越多,账压账,旧账还没还清,新账就又欠下了,哎!没办法啊!

  张明方:王联江!凭你的医术,如果到县城里开个门诊,那早都发财了,何苦开个这小卫生院, 又不挣钱又操心,你图甚啊?

  王联江:我不图甚!要说图的话,我也只能说是图个乡亲们看病方便!

  张明方:哎!乡镇的卫生院都是这样呀。王院长!这样吧!那笔药款你先给我一部分行不?我回去也好交差!

  王联江:好吧!你说先给你多少?

  张明方:一共欠了一千二是吧!那你先还我六百,成不?

  王联江:行!行!行!你坐着,我让海文给你取钱去……,我明天就到省城开会了,还有,已经给市中医研究所的医生们联系好了,可能下星期就要来了,可惜,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人才呀。

  说这话的时候,正在看书的刘梅猛然抬起头看联江,和联江焦虑的眼神碰上了。

  三天后,

  场景七:下午, 卫生院里。

  王联江从省城开会回来,诊室里已经来了四五个前来看病的人在等着。

  老婆:市里的协作医院联系好了没有?已经来了好几个人了,都是中风一类的,真把人能急死!

  王联江把手中行李往沙发上一放,说:县卫让局赵局长已经帮我联系好了,明天市中医研究所的人一准就能到。

  王联江:让大伙久等了!去省城开会前,我们已经安排好了,病比较急的可以让医院的车送他们到县医院看。

  王亚令:可人家就是不去,非等你回来不可。

  这时挎着一支胳膊进来了

  王联江:大宝,你这是咋了?

  大宝:联江哥!前两天给临村的朋友盖房上楼板把指头给压了,当时在那村子的诊所包扎了一下,昨天到今儿这指头疼的很厉害,本来换药是在明天,我等不及,所以今儿就来了!

  王联江把大宝石指头的棉纱取掉后才发现,整个食指已经开始烩脓了!难怪他会发困呢!

  王联江:大宝!你的指头都脓肿了,肯定是当时包扎的时候伤口没处理好!

  说着,王联江给大宝把指头进行了从新包扎。

  王联江:听说你媳妇又要坐月了?

  大宝:恩!就是在这几天!越是想急挣个钱,越不行。

  等包扎完结帐时,王联江说:算了吧!我看你家里困难,再说,你媳妇坐月子还要花钱呢!权当我帮忙吧!

  大宝:联江哥!那我咋好意思呢!媳妇坐月还得来医院呀

  王亚令:到时候再说吧,这可是大事,现在已经有医保了,可得来医院,不敢为了省钱,不顾媳妇的身体。

  大宝:那是,那是,不过,我听说咱们医院又和那里联合,能看脑血拴一类的病了,是不是真的?

  联江:是真的,明天市中医研究所的医生就来了,你爹的病多年了,可来看看,不要错过机会呀。

  这时大宝重新走到屋外,提了一袋小米进来:联江哥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上次的事情,都怪我

  王联江:可不敢,你这是弄甚的,医院是公家的,又不是我们家的,在这里为老百姓看病,是我的义务。说着,硬是国连人带米推了出去。

  场景八:下午,在回城的班车上。

  刘梅:要我说,你毕业后就应该回到农村,其实农村更需要医生,不是吗?

  王海文:我知道!我知道农村很需要医生,但是这两天的情形你也看到了,我叔在农村算是个好大夫吧!可是能咋样?.当院长,每月工资才一千多元,要账的人过登破门了。

  刘梅:你咋是这样的人啊!你没有看到在卫生院里等你叔的中风病人那焦急的样子吗?我们俩学的不就是中风专业吗?

  王海文:如果我回农村,你也愿意跟我一块儿回吗?

  刘梅:在我没去你家之前,如果你问这样的问题我还不好回答,但是现在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,我会,我会一直跟着你的!

  场景九、早上,市卫校

  刘梅:我妈刚给我打电话说要我今晚回家去,还说要你也去!

  王海文:要我也去?你妈不是一直都反对咱俩交往啊!

  刘梅:是啊!我也搞不懂我妈咋想的,那你去不?

  王海文:岳母大人有请怎能不去?

  刘梅用拳头在王海文背上轻砸了几下说:你越来越没正形了!

  场景十、中午,刘梅家。

  刘梅母亲:王海文!听刘梅说你在学校的学习很不错,现在你毕业了,你是打算回农村去呢还是打算在城里待着?

  王海文:阿姨!我在城里实习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,回不回农村,等到我实习结束了再说!

  刘梅母亲听了他的话后显得很不高兴: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他爹在外地工作,我可不愿意让刘梅跟你到农村去!如果你能继续留在城里,那么我或许也就不再反对,但是如果你要回农村的话,那我坚决不同意!所以,你想清楚了!

  刘梅:妈!你看你说的,简直就像是中美在进行谈判似的!

  刘梅母亲:你别插嘴!农村你是没去过,别忘了你妈也是大夫,我们医院就曾到山区组织过几次义诊活动,王海文!你家是山区的吧!听刘梅说你叔也是医生?

  王海文:恩!我家是山区的,我叔是医生!

  刘梅母亲:我希望你将来能留在城里工作,我知道刘梅喜欢你,所以我对你俩的交往已经不反对了,等你实习结束后我打算通过关系把你和刘梅调到我所在的医院,那可是市级医院,别人想挤都挤不进去……

  场景十一:王联江家,晚上。

  晚上,王联江和老婆吃晚饭的时候,大宝匆忙走进了王联江家。

  大宝说:亚令嫂!我媳妇在家分娩,请了个接生婆,结果是难产,你赶紧去我家看一下吧!

  王联江:叫上妇产科的医生,大宝!咱赶紧走!

  场景十二:大宝石家,晚上。

  大宝媳妇在床上大声痛苦的叫着,接生婆这时也显得手忙脚乱的。

  王亚令问接生婆:前后有多长时间了?

  接生婆:都有三个小时了,已经是二胎了,从来也没见过是这样的……

  亚令用血压仪给孕妇量了一下血压说:大宝!赶快叫车把人往县医院送,可能胎位不正,如果不及时送医院的话,大人和孩子都可能出危险的!

  大宝说:咱这儿离县城有三十多里呢!我怕来不及!再说,人家生娃都是在家,咱村没见过几个住过大医院, 联江哥,你想想办法吧!

  王联江:大宝!不是不给你想办法,这跟人命打交道呢! 就用卫生院的车!先把人往医院送!

  大宝见王联江态度很坚决,就只好按他的建议就这样,王联江陪着大宝夫妻俩坐的车朝县城医院驶去……

  场景十三、早晨,乡卫生院里。

 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王联江从县城赶回到卫生院里。

  王联江在街门外敲门的时候,神情已经显得很疲惫了。

  王联江: 亚令!开门!开门啊!亚令!

  老婆一听是他的声音,边从房里往院儿里赶,边说:来了!来了!

  可是,当亚令开了街门的时候,却看见丈夫被院里的司机小赵搀着说:我可能是感冒了,赶快通知全体医护人员收拾一下,今天市中医所的人就要来了。

  场景十四、上午,王联江家里

  王联江躺在床上,村里的和临村的乡亲们都来看他,大家没什么送的,就纷纷把自己家的鸡蛋或者小米拿来了。

  侄儿王海文和对象刘梅又一次回到医院来搞一个调查。碰上了王联江得了重感冒。

  王海文埋怨道:叔,你怎就不注意你自己的身体呀?

  石三女这时也从外面走了进来:联江!你咋变成这样了?前天不还好好的么!说看把手里提的一小袋炒面放在床边。说:联江,我家里实在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,就提了一点炒面,让你和亚玲吃个先奇吧。

  王联江:三婶!你放心,我会很快好起来的,你盼的看中风的医生今天就来咱们医院坐诊来了。

  王联江又对侄子说:一会儿,等市里的医生来了,让她们先给三婶瞧瞧,她老了,路又远,来一趟不容易。

  王海文:叔!我知道,你放心!

  场景十五、医院门口

  一辆白色的面车停了下来,院里的几个医生和王海文他们迎了上来。

  车上的医生陆续下来了,这时,刘梅和王海文忽然发现了一张熟识的面孔。是刘梅的母亲。

  刘梅的母亲这时也看到了刘梅,高兴的神情突然暗淡下来。问道:你怎么在这里。

  刘梅:我和海文来这里写一个关于农民看病难的报告。有错吗?

  刘梅的母亲想说什么,又看了看身边的同事没有说出话来。

  研究所的所长说上了:这不是你的千金宝贝吗,怎么在这里碰上了,不错,年轻人有志向,当前农民看病难的问题是一个社会大问题,你母亲作为政协委员已经把这个问题写成议题了。你们母女俩正好利用这次机会,好好磋商一下呀。

  王海文:张老师好,我是市卫校的一名学员,上次你到市卫校讲课时,我还听过你的课呀。

  张所长:是吗,小伙子挺帅气的,现在在这个医院上班吗?

  王海文稍犹豫了一下,刘梅抢上了话题:现在不在,等毕业后,我们俩一块回来,这里需要我们。

  张所长:好好好,这样的年轻人,会有作为的。

  这时,刘梅用挑衅的眼光看了一下母亲。母亲脸色难看。这一场景被张所长看在眼里:怎么,对女儿来山区医院上班有看法吗?

  刘梅母亲突然换上笑脸说:同意,同意。说完后,狠狠地瞅了女儿一眼。

  场景十六:卫生院的走道里

  王联江被妻子搀着出来迎接市里来的医生。

  "王院长怎么了,病了?这次在省城评上好医生了,应当高兴呀"

  王联江:昨天夜里和一个乡亲到县医院看病,感冒了。没什么。你们终于给盼来了。这几天就让医院的小赵,还有我的侄儿王海文陪你们吧。

  张所长:你就安心养病吧,王院长本事大呀,把我们市里卫校的高材生也给挖回来了。刘梅可是门里出身呀,这就是她的母亲。专家呀。

  王联江一脸疑惑。

  刘梅抢过话题:叔,我和海文已经商量好了,毕业后,我们就到你这里上班。

  王联江高兴地说:好好,山区就需要你们这样的人才呀。说完,扭头用询问的眼光看刘梅的母亲。

  刘梅母亲:只要是女儿同意,我支持。

  在场的医生都鼓气了掌。这时候,刘梅正好偷吃了一口石三女送的炒面,一笑,正好给王海文喷了一脸。医院里笑声一片。(全剧终)

  作者简介:临窗对雨,自由写作者,研究古文化和红色文化。现就职银行系统。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