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范文先生网 >> 范文大全 >> 剧本大全 >> 正文

《晏子使楚》的剧本

时间:2018/4/8栏目:剧本大全

  《晏子使楚》的剧本

  市七小 殷钰淇 陈豪名师工作室

  第一幕

  时间:  战国时期

  地点:  楚国大殿内

  人物:  楚王(楚国国君)

  大臣(三个太尉、一个丞相、大学士以上官员)

  【一个下着大雨的上午,大雨都把土地冲湿了,变成了湿乎乎的泥。大殿上,楚王斜坐在宝座上,而大臣们分别站在大殿的左右两边。

  楚王  (用眼睛斜斜的看着大臣们)明天,齐国派来的那个使臣来了,叫做什么晏婴,听说长得比我国的猎狗还矮,比狗熊还丑,是吧?

  众大臣  (连忙恭敬地拱拱手)回禀大王,确有此事。

  楚王  (嘴角扯起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)哦?那好,你们说这么差的一个人,受得起我们的尊重吗?

  众大臣   他当然受不起。

  楚王  (嘴角的笑容更加阴险,眼睛里闪着得意)就是呀,他怎么配与我交谈!明天他来时,我得好好羞辱他一番。你们有什么好的计谋吗?

  太尉甲  (向前踏了一步,拱了拱手)大王,您不如明天不派人去迎接他,而且把城门关了,看他如何进来!

  楚王  (摸着下巴想了想,皱了皱眉)嗯……不够。

  太尉甲  请问大王,什么不够?

  楚王  ( 瞪了太尉甲一眼,粗暴地大吼)废话!自然是对晏婴侮辱的不够!这都不知道!退下!

  【太尉甲无奈地退下,下。

  太尉乙  (指着窗外的大雨,声音洪亮)大王,我们不仅不迎接晏婴,连毯子也不铺上,把他的鞋子和衣服下摆弄的满是湿泥!

  丞相  (脸上带着得意的奸笑)大王,不如我们把城门关得紧紧的,然后在城墙上开一个五尺左右的洞,让晏婴爬进去。他那么矮,也不配从城门进来!至于那些引他来到那个洞前的人嘛,只需安排几个普通士兵就行,根本不需要派接待官。大王,你看此计如何?(得意地晃晃脑袋)

  楚王  (一拍宝座把手,跳了起来,欣喜若狂)好!太好了!此计妙哉!(脸上的笑容又多了几分奸诈)明天,就这样安排!看那晏婴如何是好!(猖狂的大笑起来)

  太尉丙(大楚王的笑声停下,才慢慢说道)大王,这计策确为妙计。而微臣再献一条与此计一样妙的计策。待那晏婴来到殿内,您便问他:"齐国是否有人?"他必答"有",那您又问:"齐国既然有人,怎么打发你来呢?"他自然难以回答了。大王,此计如何?

  楚王  (抚掌大笑)妙哉!妙哉!此亦为良计!(微一沉吟)嗯……最好再有一计,以三计辱齐国,定能使他颜面扫地!(目光在众臣身上扫来扫去)

  太傅甲  (小心翼翼地说)大王,微臣也有一策:明天,微臣派两名武士押一个齐国的囚犯从堂下走过。大王就问武士:"囚犯是哪里人?犯了什么罪?"武士自然会回答。随后,大王便问晏婴:"齐国人怎么干这样的事?"那晏婴肯定是哑口无言!您看如何?

  楚王  (瞪大了眼睛,大叫一声)好!好!(又想了想)你有功,想出此策,加封你为太师!

  太傅甲  (连忙跪下,向楚王叩谢)谢大王!(语气是喜不自胜)

  楚王  (把手一挥)好了,你们退下,各自安排明天的事吧。寡人要休息了。

  (众大臣退下大殿,楚王也回去就寝了,下)

  第二幕

  时间: 战国时期(一个由阴转晴的上午)

  地点: 楚国城门外

  人物: 晏子(齐国派来出使楚国的使臣)

  士兵(接待晏子的几个普通士兵)

  楚王(楚国国君)

  【一个湿漉漉的早晨,地上全是泥泞。晏子早早地来到了城门外。好一会儿,几个士兵慢吞吞地从城后的小道走出来了。很奇怪,他们并没有把城门打开,反而把燕子引到一个城门旁的洞前。

  士兵  (傲慢地看了晏子一眼,指着那个洞)喂,看见了吗?我们大王让你从这个洞钻进去。钻呀!

  【而晏子却细细端详着这个洞,目光在洞壁上扫来扫去,还用手比划了一下洞的大小。

  士兵  (瞪着晏子,右手又指了指洞,左手挥了挥)你钻呀!你……这个洞又有什么好看的,你还想看出什么啊!快钻!快点!(厉声大叫)

  【晏子又看了一阵这个洞,终于收回了目光,从腰间的口袋中取出一块布,擦拭起自己的鞋来。

  士兵  (疑惑而不耐烦地望着晏子)喂,你,你进不进去呀!?你进城再擦鞋也不迟呀。……喂,你不进去,我可要推你进去了。(双手伸向晏子背后,一副要推晏子的模样)

  晏子  (不慌不忙地)别急。我发现,这是个"狗洞",只有访问"狗国",才从狗洞进去。请你们帮我问问,楚国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国家?

  【士兵立即禀告了楚王,楚王只得吩咐大开城门,迎接晏子。下。

  第三幕

  时间: 战国时期的一个上午

  地点: 楚国大殿上

  人物: 晏子(齐国派来出使楚国的使臣)

  楚王(楚国国君)

  【晏子来到大殿上。只见楚王坐在宝座上,瞧也不瞧一眼晏子。而文武百官均面向楚王,背对晏子。晏子参见了楚王。

  楚王  (瞅了晏子一眼,冷哼一声,语气傲慢至极)齐国就没有人了吗?

  晏子  (语气严肃)大王什么意思?齐国首都临淄住满了人。那里张袂成阴,挥汗成雨,街上比肩接踵,人多得很。

  楚王  (又冷哼一声)既然人那么多,怎么打发你来呢?

  晏子  (皱着眉头,语气为难)大王这问题,我真不好回答。撒个谎吧,怕犯了欺君之罪,说实话吧,又怕您生气。

  楚王  (装得大方)实话实说,我不生气。

  晏子  (拱了拱手,认真地说)敝国有个规矩:访问上等的国家,便派好的人去;访问下等的国家,便派没出息的去。我最不中用,所以派到这里来了。(故意自嘲地笑了笑)。

  【楚王怒火中烧,苦于有诺在先,只得强颜欢笑,掩饰尴尬。

  第四幕

  时间: 战国时期的一个中午

  地点: 楚国的宴席上

  人物: 晏子(齐国派来出使楚国的使臣)

  楚王(楚国国君)

  武士(押着囚犯的人)

  【中午,楚王和晏子在餐厅中享用美食。席间,两名武士押着一个囚犯从堂下走过。

  楚王  (狡猾的眨了眨眼)这个囚犯犯了什么罪?是哪里人?

  武士  (恭敬地):"回禀大王,这个囚犯是齐国人,犯了盗窃罪。"

  楚王  (不怀好意地笑着)齐国人怎么这样无耻,干这种鸡鸣狗盗的勾当?!

  晏子  (面不改色)大王,俗话说:"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。橘又大又甜,枳又苦又小,其实都是一种植物。它们的差距,只是因为水土不同吧。同理,齐国人在齐国安居乐业,而在楚国就做起了盗贼,也是也是因为两国的水土不同吧。

  楚王  (脸微微涨红,惭愧地)我本想嘲弄大夫,现在倒被大夫取笑了。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